嘉靖皇帝盡孝心
發布時間:2015-09-09 10:48   

  明正德十六年4月,明武宗朱厚照病死。朱厚照沒有兒子﹐便根據封建王朝“兄終弟及”的祖訓,由他的堂弟﹑興獻王朱佑杬之子朱厚熜承襲皇位,是謂嘉靖皇帝。

  歷史上兄終弟及的例子有不少,之后一般都是新皇帝奉自己的哥哥(先皇帝)為“皇考”,而自己的生父則進不了太廟祭祀。也就是說以后,作為國家祭祀的時候,新皇帝拜祭的是自己的哥哥,而不是自己的生父,這就是皇統和家統的區別。這種區別對待,雖然讓當事人感到別扭,但是,千百年來倒也約定俗成,沒有引起什么異議。

  唯獨到了年輕的嘉靖皇帝的時候,情況有了變化。朱厚熜突然冒出了一個極其大膽的想法,想認自己的生父朱佑杬為“皇考”,以讓自己的爸爸名正言順地進入太廟,接受自己的祭祀。說白了,他就是想用自己的家統來取代皇統。

  朱厚熜即位后第六天,就下詔令群臣議定他自己的生父朱佑杬為“皇考”,一切都按皇帝的尊號和祀禮來對待。

  大臣們一聽,頭都炸了,新繼位的小皇帝竟然要平添出來一個皇帝,在武宗和自己的皇統順序中,硬生生地造出一個新的“皇帝”,而這個“皇帝”卻一天皇帝也沒當過,這讓眾多大臣感到荒謬至極,自然激起了朝野上下猛烈的反對。

  可是,朱厚熜并不死心,他連續召開御前會議,議題很簡單,就是要給自己的爸爸一個名分。當時朝中的權臣楊廷和父子以及許多大臣都堅決反對朱厚熜的天真想法,不同意把朱厚熜的爸爸加入明代的皇帝序列。紛爭越來越激烈,最后終于爆發了“左順門事件”。

  嘉靖三年7月15日,吏部左侍郎何孟春與楊廷和之子﹑翰林楊慎集合朝中官員共二百余人,自辰至午,跪于左順門前,逼請嘉靖皇帝改變自己的想法。不僅如此,楊慎等一百多人還在左順門前放聲大哭,聲動北京城。

  朱厚熜看滿朝大臣都反對自己的想法,但為了給自己的爸爸一個公正的待遇,他在這一天干出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為了爸爸,他和大臣們開戰了!他憤然下令逮捕134位大臣下獄,剩下84人待罪。7月16日,左順門事件中的180名大臣被施加杖刑,編修王相等18人被杖死。古往今來,為了給自己的爸爸一個名分,和大臣們打得不可開交、頭破血流的,這樣的皇帝恐怕只有嘉靖皇帝一個人了。

  左順門事件結束兩個月后,嘉靖皇帝詔令全國,定其父尊號為“皇考恭穆獻皇帝”,稱孝宗為“皇伯考”。也就是向大明全體子民明示,自己是皇帝,那么自己的爸爸才是先皇帝,而明武宗是自己的叔叔。嘉靖十七年9月,他又尊自己的爸爸朱佑杬為睿宗皇帝,祔于太廟。并改其陵墓之名為顯陵。由此,朱厚熜終于實現了自己的愿望,在明代皇帝序列中,生生地“制造”了一個“睿宗”朱佑杬。這個明睿宗,歷史上沒有,史書帝王序表中也沒有,歷史學家更不承認,他只存在于朱厚熜的一顆孝心里面!

  從嘉靖即位之初的正德十六年(1521)4月開始,到嘉靖十七年(1538)睿宗名號確定,朱厚熜用了整整17年!這17年中,朱厚熜費了無數周折,忍受了許多痛苦,但他的孝心一刻也不曾動搖,每時每刻都在燃燒,燒了17年!

  可以說,朱厚熜是最愛爸爸的封建皇帝。他和朱有燉、朱載堉一樣,使我們認識到了封建皇室文化的一個個新鮮的面孔,他們才華橫溢,他們至真至性,充滿魅力。最難得的是,一種純粹的親情可以超越最高貴的政治秩序,最終實現父子之情的回歸!

  摘自《報刊精萃》

關于我們 | 關于本站 | 企業維權 | 企業入會 | 云南百強企業 | 招商合作
七乐彩开奖公告